安秋陌离

喻黄 月色

“队长队长,我回来了!”黄少天一边叫着喻文州的名字一边甩开了房门。喻文州正在沙发上看书,听见黄少天的声音有些惊讶地放下手中的书走过来接住扑上前的黄少天,亲了亲他的鼻尖,顺便拿走他挎在肩上的包,“少天回来了,今天很早啊。”
  “嗯,今天是我生日嘛,俱乐部就提前放我走了。”黄少天抱住喻文州蹭了两下,把这一路身上粘的汗和灰尘都糊到了喻文州身上那件白衬衫上,完了后又有些不好意思:“队长你去换件衣服吧你看这件都弄脏了。”说完换了拖鞋就往沙发上一倒,脸埋在几个抱枕里蹭啊蹭的,起来的时候一头金发乱七八糟的翘着,琥珀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喻文州。
  “噗。”喻文州被黄少天这副样子逗笑了,走过去揉揉他的发顶,“生日快乐啊,我的剑圣大大。少天换个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嗯~好啊好啊队长我要吃双皮奶小笼包虾饺紫米糕豆沙包烤鸭凉糕凉虾还有薄荷蛋糕酥饼……”黄少天翻身躺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转,带了点水雾盯着喻文州,嘴里报出一大堆菜名。
  这个略带点水雾的眼神触及了喻文州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他走过去俯下身用唇堵住黄少天还在不断叨叨的嘴,极尽温柔地在他唇上辗转磨蹭,片刻后撬开黄少天的嘴舔舐口腔内壁,随后与黄少天的舌缠绵在一起,直到黄少天有些喘不过来气才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分开。
  “哎哎……哎呀队长下次你先说一声打个招呼嘛,我吓了一跳差点憋死。”黄少天身体前倾,倒在喻文州身上抱怨着。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走吧少天,出去吃饭。”
  “走吧走吧。”黄少天撑着喻文州起身,然后眼前一黑——“停电了?!文州这是停电了是吧?”黄少天眨了眨眼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后知后觉问起了喻文州。
  “嗯,应该是的。”喻文州先将黄少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让他坐在沙发上,“少天先别动,我去找找蜡烛放哪了。”
  “呜啊啊啊啊,文州你快点啊,我我我怕黑!”黄少天坐在沙发上马上拉了几个抱枕过来盖在自己身上,连露在外边的眼睛也紧紧闭着,大有一种要把自己藏起来的意思。
  一阵淡淡的樱花香气从偌大房子里的某个角落散开来,渐渐扩散到整间房子。喻文州左手端着一个浅蓝的烛台走过来,烛光微弱却也足够,橙黄的光氤氲着暖了周围的空气,映得喻文州的脸庞愈发温和。
  “嗯?少天?”喻文州看见把自己用抱枕埋成个大型人偶的黄少天笑了,将蜡烛放在茶几上后又点了几个相同的浅蓝色烛台,客厅有些就明亮起来,这才伸手一个个拿掉黄少天身上的抱枕。
  “少天?少天?”喻文州耐着笑意又叫了几声,黄少天才睁开眼,然后扑倒喻文州身上,“队长你说为什么会停电啊,是不是电线被雷劈断了?这儿电线质量这么差我一定要去投诉投诉投诉!”
  “应该不是,这几天没下雨打雷什么的,我去看看。”喻文州说着拿了盏蜡烛朝窗户边走去,举起照明,外边却也是漆黑一片,“应该是这一片的电闸出了点问题,外面也停电了。”
   “奥,这样啊——那队长我们吃什么?我饿了,点外卖吗?文州你说这个时间这个样子还有人送外卖吗?”黄少天再次倒在沙发上。
  “有是有的,就是生日还让少天吃外卖我过意不去。”喻文州拿着烛台走到他们唯一一个自从买了这间房子就基本没用过的地方——厨房,原因是他俩似乎都不太会做饭,所以也就闲着了,同样没发挥主要作用的还有那个挺大的冰箱,里面被黄少天装满了各种需要冷藏的零食饮料,蔬菜和肉倒是干干净净的一点没有。
  “不是吧队长你要做饭?你会做饭?那平时为什么不做!弄的我们还要到外面吃!浪费钱啊喻文州!”黄少天手一撑坐了起来,伸手拿了盏蜡烛小心翼翼向厨房走去,放在一旁的架子上,这才看清楚喻文州正在着手处理一条鱼,垂着的眼眸中满是认真的神色,听闻黄少天这话无奈暂时放下手中的活转过头来吻他鼻尖:“好,以后每天都给你做。”黄少天哼哼两声,琥珀色眼睛却还是中透出一种名为开心的情绪。
  菜做好了端上餐桌,桌上还有个装着蛋糕的盒子。喻文州又摆了摆几支蜡烛的位置,这才坐下来吃饭。
  黄少天早开吃了,挑了几夹鱼肉把腮帮子撑的满满的,像个仓鼠一样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只得出声提醒:“少天小心刺,别卡到了。”黄少天摇摇头表示不会,咽下后对喻文州竖了个大拇指,“啊队长原来你做饭这么好吃啊!以前没让你做饭真是亏大了,本剑圣白吃那么多外卖了!”
  喻文州含笑盯着他一边叨叨一边夹菜吃,半天才动了一筷子,“少天喜欢?那以后我可就一直给少天做饭了。”
  “嗯嗯嗯,好啊好啊,队长你做的饭真挺好吃的,以后一定要多做啊。”黄少天仍然是嘴里塞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喻文州看了一会突然俯身过去吻在他额头上,惊得黄少天手一抖菜都掉了,“我不是说了叫你亲我之前先说一声吗?!”
  “吃完了?”喻文州笑眯眯看着耳垂稍微有点红的黄少天,黄少天索性将筷子一放点头,“嗯吃完了,那就放这了?”
  “蛋糕。”喻文州打开了箱子,把里面的蛋糕拿出来。
  这蛋糕主色调是浅蓝的,上面的花纹是深蓝,中间摆放了一个用巧克力做的蓝雨的队徽,队徽前还立着两个小人,仔细一看正是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拿出的蛋糕瞠目结舌,“队长你还订蛋糕了?我都成年了还吃什么蛋糕?”
  “明明今天才成年。”喻文州笑 ,而后取了支“18”字样的蜡烛插上点燃,,看向黄少天,烛光映衬下的眼睛闪着跳动的光,“少天许愿吧。”
  黄少天又在心里说了声幼稚,却还是闭上眼睛乖乖许愿了。他大声地说:“明年我们一定要拿冠军! ”
  “少天……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喻文州无奈。
  “没事没事没事的。我们一定会赢的!”黄少天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心里道:道却是没关系,放在还有一个愿望。
  “嗯,给你看个东西。”喻文州笑着伸手拉了黄少天,端了盏蜡烛向阳台走去。
  “诶?队长你干嘛?”黄少天一愣,抬眼就看见外边一片漆黑。喻文州笑笑,用手指指了指天空,“少天,仔细看看。”
  黄少天眯了眯眼,这才依稀看见一片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一点点微弱的光亮,是星光。
  “哇文州这是星星吗?”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我都忘了我有多久没看见过星星了!”
  城市里污染严重,各种气体垃圾弄的天空颜色都变了,更别说星星了,有的时候连月亮也看不太清楚。
  “嗯,这个是狮子座里的星星,那边的六颗组成的是狮子座的头”喻文州耐心地给黄少天指示,“看见那边有三颗星星了吗?那是狮子座的后身和尾巴。就是那个三角形。那,少天猜猜那颗星星是什么?”说着喻文州手指一转,黄少天跟着他的手看去,喻文州指的是目前来看这片夜里最大最亮的一颗,被所谓的六颗组成头部和三颗三角形星星包围着处于最中间的位置,这样一看已经能看出一个狮子的形状了,只是那颗星星不上不下的很奇怪。
  “这个……”黄少天歪着头想了一会,“队长这是不是狮子座的心脏?”
  “嗯,”喻文州笑着点点头,“那颗星星,是我。”
  黄少天趴到喻文州身上,狡黠地眨眨眼睛,“那文州我可就是那只狮子了?队长你可是得一直一直在我心里啊!不许走哦!”
  “嗯,不会走。”喻文州偏了偏头吻上黄少天的唇,“少天,生日快乐。”
  两人难得安静地靠在一起看了一会夜空,喻文州突然开口:“少天,今晚月色很美。”
  “诶?哦。”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也笑了,“嗯,今晚月色的确很美。”

一只咸鱼的碎碎念

  啊嘞看见列表都在写文有点想写?但是真的超怕自己整出来个填不完的坑整死自己……算了算了写文什么的主要还是看缘分不是嘛……(仰望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