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默衍

伞修可逆不可拆,其余杂食

伞修 某秋的生日

  

  重度ooc有,私设有
  拉低全组质量致歉。

  哥哥我去上学啦!生日快乐!”苏沐秋笑着微微俯身,抱了抱苏沐橙,亲亲她的额头看着小姑娘一蹦一跳地背着书包上学,关门回头到厨房里去洗碗碟。洗到一半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叹了口气,认命地擦手,向卧室走去——

  某位大爷还赖在那儿起不来。

  “起床!”苏沐秋重重地拍了下小床上的一团被子。

  叶修一动不动地窝在被子里,阖着一双眸子看着被子上的花纹,听外面苏沐秋的声音眯了眯眼昏昏欲睡的雷打不动。直到身上一凉才猛地睁大眼睛坐起——“我靠苏沐秋你要冷死我啊!”

  “太阳要晒屁股了,还不起!”

  “11月了快,被子还我!”叶修伸手拽过苏沐秋手上的被子要披在身上,苏沐秋往后退了一步,挑眉看着叶修不为所动。叶修叹了口气揉揉脑袋把衣服穿上,起来时脚下一滑一下扑到苏沐秋身上,猝不及防直接扑倒在地,额头磕在一起疼得龇牙咧嘴。揉着疼痛的额头瞪了苏沐秋一眼——“苏沐秋!”

  “诶,”苏沐秋嘴角抽搐着应了一声——“起来。”“叶大大你觉得我们这样能起来不?”苏沐秋眼角跳了跳。叶修整个重量都压在他身上,手还紧紧扣在他的手上,两人额头磕在一起通红一片,完全动弹不得。叶修扫了一眼似乎也发现是自己压得苏沐秋起不来,于是默默起身。过长的刘海垂在眼前挡住眼眸,有几缕扫过苏沐秋的脸颊,温热的鼻息喷在颈间。两个15岁的少年全然没有发现两个人的距离太近,甚至叶修起身时嘴唇碰了一下苏沐秋的脖颈也全然不知。

  等到叶修回来苏沐秋已经坐在电脑屏幕面前开始打荣耀了,苏沐秋专注地盯着屏幕,手边放着一个摊开的笔记本,时不时停下来看两眼。叶修懒洋洋地走过去探头看,上面是一大堆密密麻麻的笔记,叶修这个自认为学渣的只看了一眼就脑袋发昏,随口问道:“什么东西,外挂?”“嗯,一兄弟找我做的。”苏沐秋又抬眼敲了几下键盘目不斜视地道。“今天必须做完?”叶修见苏沐秋头也不抬一下的样子忍不住问,苏沐秋点点头:“星期二交过来的,说是要在明天之前”“哦。”叶修点点头,登录荣耀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10月21日……好像是沐秋生日来着?摇摇头进了竞技场开始做任务,两人沉默无话,房间里只剩下鼠标键盘的敲打点击声。

  “嗯——”苏沐秋最后点了一下鼠标做了微调满意地伸了个懒腰,偏头去看叶修那边,画面定格在空积城的门前,一个人影在厚重的碎石与土尘中穿梭。苏沐秋花了点时间看清那人的ID,惊讶地一挑眉,随即忍不住笑了:“大漠孤烟?”

  “嗯。”叶修勉强分出些注意力哼了一声权当回应,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右手鼠标连点,一叶之秋战矛甩动,与大漠孤烟的拳头狠狠撞在一起。最后一下战矛连突蓝色炫纹射出,大漠孤烟应声倒地,身上掉出一个东西——“橙武!熔岩怒火!”苏沐秋眼睛一亮,手蠢蠢欲动地要去戳叶修电脑屏幕。一叶之秋身形没有丝毫停顿,转身行云流水冲向掉在地上的拳套。周围角色纷纷不客气地朝着拳套所在的那块地方扔技能,一时间拳套尽数隐没在技能光影里。一叶之秋毫不畏惧地冲进光影深处,片刻后冲出,头上只剩丁点的血条毫发无损。一叶之秋捡了装备不带半分犹豫跑进一个气功师刚放的念气罩,苏沐秋看见失笑:“你这是硬要逼得人家尴尬呀。好心放个念气罩结果没用。”叶修耸耸肩,指尖跃动敲了个谢谢和笑脸过去。

  苏沐秋知道到这就搞定了,心情不错地哼着小曲回到自己电脑前面交易外挂。一瞄时间临近中午,拉着叶修起身:“走了,沐橙要回来了。”叶修点点头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下线,刚出门就看见苏沐秋在厨房里忙着做饭,走过去一起帮着洗菜,苏沐秋回头看了他一眼,挪挪身子让开点位子。两人一如上午时般安静一语不发,手上的动作说不上行云流水却也娴熟,两人配合默契地洗切炒,厨房里除了碗碟碰撞声之外一片寂静。苏沐秋心里盘算着新的橙武怎么用,耳边就听叶修一声喊:“沐秋,菜糊了。”

  “啊?!”苏沐秋一愣,连忙低头看,锅中的菜却好还好好的。叶修恶作剧得逞得得意地笑了,随手拿了双筷子右手环着苏沐秋夹了筷子菜——“嗯,熟了。”然后不管苏沐秋怎么想的又夹了一筷子塞到到他嘴里,走到一旁盛饭。

  “——嘶烫死了”苏沐秋嚼了几下咽了下去,带着莫名其妙的嫌弃关火装盘,端到桌上时门恰好开了——“哥哥我回来了!”苏沐橙关好门,连蹦带跳地蹦到苏沐秋面前抱了抱他。叶修正在摆桌子,见苏沐橙回来笑了笑:“沐橙快来吃饭。”苏沐橙听话地坐到桌边,三人围坐一桌,一边闲聊一边吃饭。

  “肉给沐橙,叶修你多吃点。”苏沐秋给苏沐橙夹了几块肉,看了眼叶修又扒了点菜过去。叶修此时正在神游天外,绞尽了脑细胞思考苏沐秋的生日是不是今天。苏沐橙突然想起来什么,放下碗筷哒哒的跑向自己房间,过了一会又走了出来——“哥哥生日快乐!”她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眼睛发亮地看着苏沐秋,苏沐秋一愣借过,小心翼翼拆开来看是一个小巧的水晶球,不经失笑,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轻言细语地道:“谢谢沐橙,哥哥很喜欢。去休息一下,睡会午觉吧。苏沐橙点点头,把吃完的碗端到厨房里,又回了自己房间。苏沐秋小心翼翼地重新把水晶球收好,转头问叶修:“叶修,沐橙是不是很可爱?”

  “叶修?”半响没有回应,苏沐秋有些奇怪地叫了叶修一声。

  今天真的是沐秋生日……叶修此时大脑宕机的转不过来。“啊?嗯,那是沐橙多可爱啊。”听见苏沐秋的声音心不在焉地应道,心里却苦恼着要送苏沐秋什么。

  第一次为了一个认识不过几个月的人过生日而苦恼该送些什么。

  连叶修自己都没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奇怪,一门心思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怎么了?”苏沐秋看他有些恍惚皱眉走到叶修身边,“不舒服?”说着用手贴上叶修的额头。

  微凉的手贴在额头上很是舒服,清润的触感慢慢沁进血管和骨髓,叶修摇摇头表示没事,却没把苏沐秋的手拿开。

  “怎么?”苏沐秋见他仍是一副呆呆的样子逗他——“不会是嫉妒我有这么个好妹妹吧?”

  “谁要嫉妒。”叶修“切”了一声起身收拾碗筷,“我洗碗去了沐秋你先进荣耀吧。”顺便给我一点时间思考该送你什么。

  “好。”苏沐秋看叶修恢复正常了不以为意地点点头,进了房间。

  研究银武,写设想,尝试改动。苏沐秋一下午都在忙着做这些事,叶修就在他旁边刷副本竞技场做任务,时不时把副本爆到的一些好的装备交易到秋木苏身上。

  

  

  

  敲完最后一下键盘苏沐秋伸了个懒腰,一看已经是晚上八点,笑眯眯凑过去问叶修:“今天我生日。”叶修摘了耳机转过头看着苏沐秋。“有礼物吗?”苏沐秋半开玩笑地问,“苏大大你猜?”叶修笑了笑指着电脑屏幕,苏沐秋看过去,秋木苏身上背包已经塞满了,各色装备和材料,其中不少是苏沐秋需要的,都是些50或百人团才有概率出的,天知道叶修怎么拿到这么多的。

  “啧。”苏沐秋咋舌,“叶修你厉害啊,这么多材料,辛苦了。”“还可以吧。”叶修得意洋洋笑着凑过去:“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武器?再弄把像却邪一样的?”

  “可比却邪厉害多了,我要做一把散人专用武器,能自由变换形态。到时候没了武器限制的散人,一定会称霸整个荣耀。”苏沐秋栗色的眼眸闪着兴奋的光,窗外繁星满天,温柔的月光洒在他身上,眼里的光细碎明亮,在叶修眼里压了窗外星星不止一头好看。

  “嗯。”叶修点点头,看着苏沐秋带笑的眼睛和弯弯的唇角鬼使神差地凑近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分外认真道:“沐秋,生日快乐。”

  

  

  

  

  最后再次祝沐秋1021生日快乐!祝少年神枪所向披靡,枪与战矛永不散场!

  

  

  

  

  

苏沐秋生贺呀

秋月瞳:

00:00  @白曦儿
01:00 @渣扎奶糖
02:00 @*兮月*
03:00 @飘零一叶不知秋
04:00  @夜空——职业叶吹  @神说要有光
05:20 @秋月瞳【沙雕】
06:00 @慕至善生
07:00 @公子为妖.
08:00 @浮屠一梦
09:00  @Ann.祁北芷
10:00 @淸酒獨歡
11:00 @安默衍
12:00 @清沐.  @是婷子不是提子呐
13:14 @恨缺
14:00 @等喋分不清
15:00 @以轩啦
16:00 @ゞ韩妃.
17:20 @祭酒花烛
18:00 @心想世尘
19:00 @时时时川
20:30 @枨诺
21:00 @与君共勉
22:00 @咸鱼沈君行在线挣扎
23:00 @朽
24:00 @晚吟


预祝苏沐秋生日快乐呀!


期待各位大大太太们的作品呀!


如果要长期或参加下一次的可以入这个群:807817706


※一直占tag抱歉。

喻黄 月色

“队长队长,我回来了!”黄少天一边叫着喻文州的名字一边甩开了房门。喻文州正在沙发上看书,听见黄少天的声音有些惊讶地放下手中的书走过来接住扑上前的黄少天,亲了亲他的鼻尖,顺便拿走他挎在肩上的包,“少天回来了,今天很早啊。”
  “嗯,今天是我生日嘛,俱乐部就提前放我走了。”黄少天抱住喻文州蹭了两下,把这一路身上粘的汗和灰尘都糊到了喻文州身上那件白衬衫上,完了后又有些不好意思:“队长你去换件衣服吧你看这件都弄脏了。”说完换了拖鞋就往沙发上一倒,脸埋在几个抱枕里蹭啊蹭的,起来的时候一头金发乱七八糟的翘着,琥珀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喻文州。
  “噗。”喻文州被黄少天这副样子逗笑了,走过去揉揉他的发顶,“生日快乐啊,我的剑圣大大。少天换个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嗯~好啊好啊队长我要吃双皮奶小笼包虾饺紫米糕豆沙包烤鸭凉糕凉虾还有薄荷蛋糕酥饼……”黄少天翻身躺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转,带了点水雾盯着喻文州,嘴里报出一大堆菜名。
  这个略带点水雾的眼神触及了喻文州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他走过去俯下身用唇堵住黄少天还在不断叨叨的嘴,极尽温柔地在他唇上辗转磨蹭,片刻后撬开黄少天的嘴舔舐口腔内壁,随后与黄少天的舌缠绵在一起,直到黄少天有些喘不过来气才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分开。
  “哎哎……哎呀队长下次你先说一声打个招呼嘛,我吓了一跳差点憋死。”黄少天身体前倾,倒在喻文州身上抱怨着。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走吧少天,出去吃饭。”
  “走吧走吧。”黄少天撑着喻文州起身,然后眼前一黑——“停电了?!文州这是停电了是吧?”黄少天眨了眨眼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后知后觉问起了喻文州。
  “嗯,应该是的。”喻文州先将黄少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让他坐在沙发上,“少天先别动,我去找找蜡烛放哪了。”
  “呜啊啊啊啊,文州你快点啊,我我我怕黑!”黄少天坐在沙发上马上拉了几个抱枕过来盖在自己身上,连露在外边的眼睛也紧紧闭着,大有一种要把自己藏起来的意思。
  一阵淡淡的樱花香气从偌大房子里的某个角落散开来,渐渐扩散到整间房子。喻文州左手端着一个浅蓝的烛台走过来,烛光微弱却也足够,橙黄的光氤氲着暖了周围的空气,映得喻文州的脸庞愈发温和。
  “嗯?少天?”喻文州看见把自己用抱枕埋成个大型人偶的黄少天笑了,将蜡烛放在茶几上后又点了几个相同的浅蓝色烛台,客厅有些就明亮起来,这才伸手一个个拿掉黄少天身上的抱枕。
  “少天?少天?”喻文州耐着笑意又叫了几声,黄少天才睁开眼,然后扑倒喻文州身上,“队长你说为什么会停电啊,是不是电线被雷劈断了?这儿电线质量这么差我一定要去投诉投诉投诉!”
  “应该不是,这几天没下雨打雷什么的,我去看看。”喻文州说着拿了盏蜡烛朝窗户边走去,举起照明,外边却也是漆黑一片,“应该是这一片的电闸出了点问题,外面也停电了。”
   “奥,这样啊——那队长我们吃什么?我饿了,点外卖吗?文州你说这个时间这个样子还有人送外卖吗?”黄少天再次倒在沙发上。
  “有是有的,就是生日还让少天吃外卖我过意不去。”喻文州拿着烛台走到他们唯一一个自从买了这间房子就基本没用过的地方——厨房,原因是他俩似乎都不太会做饭,所以也就闲着了,同样没发挥主要作用的还有那个挺大的冰箱,里面被黄少天装满了各种需要冷藏的零食饮料,蔬菜和肉倒是干干净净的一点没有。
  “不是吧队长你要做饭?你会做饭?那平时为什么不做!弄的我们还要到外面吃!浪费钱啊喻文州!”黄少天手一撑坐了起来,伸手拿了盏蜡烛小心翼翼向厨房走去,放在一旁的架子上,这才看清楚喻文州正在着手处理一条鱼,垂着的眼眸中满是认真的神色,听闻黄少天这话无奈暂时放下手中的活转过头来吻他鼻尖:“好,以后每天都给你做。”黄少天哼哼两声,琥珀色眼睛却还是中透出一种名为开心的情绪。
  菜做好了端上餐桌,桌上还有个装着蛋糕的盒子。喻文州又摆了摆几支蜡烛的位置,这才坐下来吃饭。
  黄少天早开吃了,挑了几夹鱼肉把腮帮子撑的满满的,像个仓鼠一样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只得出声提醒:“少天小心刺,别卡到了。”黄少天摇摇头表示不会,咽下后对喻文州竖了个大拇指,“啊队长原来你做饭这么好吃啊!以前没让你做饭真是亏大了,本剑圣白吃那么多外卖了!”
  喻文州含笑盯着他一边叨叨一边夹菜吃,半天才动了一筷子,“少天喜欢?那以后我可就一直给少天做饭了。”
  “嗯嗯嗯,好啊好啊,队长你做的饭真挺好吃的,以后一定要多做啊。”黄少天仍然是嘴里塞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喻文州看了一会突然俯身过去吻在他额头上,惊得黄少天手一抖菜都掉了,“我不是说了叫你亲我之前先说一声吗?!”
  “吃完了?”喻文州笑眯眯看着耳垂稍微有点红的黄少天,黄少天索性将筷子一放点头,“嗯吃完了,那就放这了?”
  “蛋糕。”喻文州打开了箱子,把里面的蛋糕拿出来。
  这蛋糕主色调是浅蓝的,上面的花纹是深蓝,中间摆放了一个用巧克力做的蓝雨的队徽,队徽前还立着两个小人,仔细一看正是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拿出的蛋糕瞠目结舌,“队长你还订蛋糕了?我都成年了还吃什么蛋糕?”
  “明明今天才成年。”喻文州笑 ,而后取了支“18”字样的蜡烛插上点燃,,看向黄少天,烛光映衬下的眼睛闪着跳动的光,“少天许愿吧。”
  黄少天又在心里说了声幼稚,却还是闭上眼睛乖乖许愿了。他大声地说:“明年我们一定要拿冠军! ”
  “少天……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喻文州无奈。
  “没事没事没事的。我们一定会赢的!”黄少天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心里道:道却是没关系,放在还有一个愿望。
  “嗯,给你看个东西。”喻文州笑着伸手拉了黄少天,端了盏蜡烛向阳台走去。
  “诶?队长你干嘛?”黄少天一愣,抬眼就看见外边一片漆黑。喻文州笑笑,用手指指了指天空,“少天,仔细看看。”
  黄少天眯了眯眼,这才依稀看见一片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一点点微弱的光亮,是星光。
  “哇文州这是星星吗?”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我都忘了我有多久没看见过星星了!”
  城市里污染严重,各种气体垃圾弄的天空颜色都变了,更别说星星了,有的时候连月亮也看不太清楚。
  “嗯,这个是狮子座里的星星,那边的六颗组成的是狮子座的头”喻文州耐心地给黄少天指示,“看见那边有三颗星星了吗?那是狮子座的后身和尾巴。就是那个三角形。那,少天猜猜那颗星星是什么?”说着喻文州手指一转,黄少天跟着他的手看去,喻文州指的是目前来看这片夜里最大最亮的一颗,被所谓的六颗组成头部和三颗三角形星星包围着处于最中间的位置,这样一看已经能看出一个狮子的形状了,只是那颗星星不上不下的很奇怪。
  “这个……”黄少天歪着头想了一会,“队长这是不是狮子座的心脏?”
  “嗯,”喻文州笑着点点头,“那颗星星,是我。”
  黄少天趴到喻文州身上,狡黠地眨眨眼睛,“那文州我可就是那只狮子了?队长你可是得一直一直在我心里啊!不许走哦!”
  “嗯,不会走。”喻文州偏了偏头吻上黄少天的唇,“少天,生日快乐。”
  两人难得安静地靠在一起看了一会夜空,喻文州突然开口:“少天,今晚月色很美。”
  “诶?哦。”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也笑了,“嗯,今晚月色的确很美。”